三门峡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床设备

上海的白色污染及其整治对策

2021年08月18日 三门峡机械设备网

上海的“白色污染”及其整治对策

一、前言

塑料制品,因价廉物美而深入到人们生产和生活各个领域,全国塑料制品年产量已近1534万吨。塑料是高分子材料,门类众多,以烯烃类物质为原料的塑制品有聚苯乙烯、聚乙烯、聚氯乙烯、聚丙烯等。它们在自然环境中不易分解。人们接触最频繁的发泡聚苯乙烯一次性餐盒和聚乙烯塑料袋,密度小、体积大、不腐烂,如随意抛弃,会破坏市容,造成视觉污染。在三峡旅游区、江中,塑料废弃物漂浮,堵塞水流,影响葛洲坝水电站正常运转。在上海,塑料废弃物还进入中小河流,最终污染苏州河、黄浦江。进入垃圾的塑料废弃物也很难处理。一次性农膜用后混入土壤,割断毛细管,影响作物生长,导致农业减产,是一种潜在污染。上海的生活垃圾中塑料废弃物含量约7%,年总量29万吨,仅一次性塑制餐盒一年3363吨,约6.73亿个,平均每天9.2吨,约184万个。

二、“白色污染”的治理方法

塑料废弃物被形象地比喻为“白色污染”,全国每年用于治理“白色污染”的经费高达30亿元,但收效不大。于是,就有了如何整治“白色污染”的种种话题。 填埋焚烧,无奈之策 在上海,塑料废弃物同陆上垃圾一起收集,运往垃圾场填埋。据报导,在无光条件下塑料废弃物200年不会降解,长此以往,上海有限的地域终将无地可埋。农用地膜污染也在人密地少的上海农村蔓延。另有焚烧法,固然可以回收塑料废弃物的部分热能,占地又少,但投资大,而且烧掉的是资源,更主要的是会产生有害烟雾,污染大气。因此以上两种方法,并非良策。 以纸代塑,举步维艰 以纸代塑固然可以在自然状态下降解腐烂,弥补塑制品不可降解的致命伤,但同时也曝露了许多难以与塑制品抗衡的弱点:价格高数倍(一只塑制快餐盒价8分,纸质的要三四角);造纸产生废水,污染环境;耗用木材;除芦苇等野生植物外,利用施过化肥农药的稻草、谷糠、秸杆作原料,会使纸制品受污染和病菌侵袭,不能保证卫生性;纸的防水性能差,外表要涂膜或加添加剂,势必提高成本和影响回收再用。此外,在抗震、隔热、质轻等性能方面,纸质品是不能与塑制品比拟的。

1998年9月,国家五个部局曾联合发布通告,禁止在铁路车站、车内、长江及太湖等内河水域航运的船舶上(即两线一湖)使用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改用纸盒及降解聚丙烯餐盒,取得初步成效。火车、轮船是封闭运行,可以强制使用纸餐盒,而且车船上的盒饭售价高,以10元一客计,一只纸餐盒几角钱所占比例小,旅客可以接受,但在城市陆地上就难有市场竞争力。有些城市明令禁用发泡塑料餐盒,最后是不了了之,究其原因,主要的还是替代品的价格偏高。 降解塑料,尚需探索 可降解塑料目前可分生物降解型,光降解型和化学降解型三类。实质上是塑料中加淀粉和纤维素、光敏剂、添加剂等,约3个月后开始碎裂、降解。结果并不理想,仅能降解淀粉和纤维素,塑料则变成碎块,仍旧留在土壤里。严格地说,添加淀粉的可降解塑料不具备降解机理和功能,因为聚乙烯等高分子化合物的主链,不会因淀粉降解而跟着断链降解。不少种类的光降解型塑料必须在阳光下才能导致大分子降解,当它被埋入地下不见阳光后,就失去可降解性。可降解塑料目前尚处在试验阶段,价格也偏高,在它们未降解之前,同样存在着“白色污染”问题,其降解速度还受环境和季节的制约,南方和夏季温暖,易降解;北方和冬季干冷,难降解。某些添加剂是否对人体健康存在隐患,目前尚无定论。

回收利用,变废为宝 国外在走填埋、焚烧、纸代、降解等道路之后,觉得均非良策,又回到回收利用的路子上来,使价廉物美的塑料物尽其用,形成良性循环,有利于经济可持续发展。一些国家为此还订有法规,如美国有《资源保护与回收法》,日本有《再生资源法》、《包装容器再生利用法》,德、韩有《包装条例》,德国另有《循环经济法》等等。 塑料废弃物的回收方式大致有: 物理回收──热熔再造粒,制作再生品,如纽扣、拉链、防水材料、建材、保温材料等;化学回收──高温裂解成单体,制成化工原料,制作涂料、粘接剂、汽油、改性沥青等。 制定政策,巧用杠杆 体大清洁的包装材料,相应便于集中回收,有些大企业就直接设立车间回收塑料废弃物造粒,有利可图。也有少数私人废品回收站回收清洁的包装材料,但价格低,每kg不满1元,送货者甚少。充斥人们视线的发泡快餐盒,每只5克左右,面广又脏,回收困难。北京、天津将发泡餐盒回收价格定在每kg2元以上,市场回收率提高,北京达70%,天津达30%。

笔者曾问上海几位拾荒者,他们表示如果塑料废弃物收购价格提高,会踊跃拣拾销售。实际上,这些回收处置费的来源,可根据环保法“谁污染,谁治理“原则,向生产塑制品的厂方征收。上海7家主要塑制餐盒生产商均表示原意接受规定。当然,这些费用最后还是打入成本,分摊到消费者头上,符合消费者负担治理环境的原则,再说,低廉的塑制餐盒价格提升,有利于缩小纸塑餐盒价格差距。在今后相当长时间内,纸、塑两种产品会同时存在,谁胜谁负,有待于市场价格、环境效益来取舍。对致力于回收利用的厂方,应给予经济政策的优惠倾斜,减税免税,畅通回收产品的销售渠道。 成立机构,加强管理 加强管理是当前控制“白色污染”的重要手段。要加强管理就要建立权威的管理机构。管理机构要建立严密的分类回收系统,各行各业、各线各点、餐饮、旅游、车站、商店、运输部门、街道、里弄、学校、菜场,都应有它的回收网络,一定范围内配备热熔预塑化装置,缩小塑料废弃物体积,便于运输。

回收工作要有计划、有组织、有后续措施,建立长效管理机制。管理机构的经费,可在回收处置费中列支,不增加政府负担。这个回收处置系统的建立,对社会的就业问题将有所贡献。 宣传教育,全民参与 向社会大力宣传有关法规和科学知识,使公众认识到“白色污染”是一种公害,但也可转变为财富。使公众明白,变害为利不是某几个部门和个人能力所及,要依靠各行各业,人人参与,强化环境意识,树立社会公德,团体和个人都要遵守法规,方能奏效。 法规制度,及早出台 立法是根本,国家环保总局正在起草《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实施条例》,上海市也在起草《“白色污染”防治管理办法》。法规中对控制“白色污染”有较具体的规定,包括防治原则、主管机构、生产销售、使用管理、回收处置、替代产品、宣传、税收、法律责任等。建议法规特别在生产制造、销售流通、消费使用等主要环节上体现防与治的原则。如对包装的简繁要有规定,几块饼干4层包装之类的现象再也不能任其蔓延了。

三、结语

塑料工业是科技发展的产物,人类文明进步的象征。塑料本身不是污染环境环境的罪魁祸首,是人们自己管理不严造成的。 整治“白色污染”应是积极、全面的,既要有社会面上的管理机制,也要有生产线上的超前意识。在设计、生产包装物的同时,就必须考虑到废弃物的回收、再生和利用。当前,上海宜先做些调研工作,为全面整治作准备。 整治“白色污染”又是一项艰苦的工作,是庞大而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应该实行“以宣传教育为先导,强化管理为核心,回收利用为手段,产品替代为补充措施”的防治原则。运用行政、经济、科技三种手段确保实施。只要政府重视,措施落实,必有成果,从而进一步促进上海的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摘自上海《城市导报》99.4.22)

编者按:文中关于…添加淀粉的可降解塑料不具备降解机理和功能,因为聚乙烯等高分子化合物的主链,不会因淀粉降解而跟着断链降解……的论点国内相当有市场,这里提供国内外不少专家经长期试验检测提出的淀粉填充型聚乙烯降解机理供参考: 关于聚乙烯塑料过去一直是被认为不具有可生物降解性的。据日本化学品检查协会研究员大武义人等十多年的研究,对聚乙烯的生物降解性已有了比较明确的基本认识:

1.聚乙烯是可生物降解的,并初步掌握了其生物降解因素,通过加入这些因素,可提高聚乙烯的生物降解性。

2.聚乙烯中加入改性淀粉可提高其生物降解性,其基本的降解机理是降解塑料制品中所含的淀粉,在短期内被土壤(或垃圾)中的微生物分泌的酶迅速降解而生成空洞,导致制品力学性能下降,并伴随空洞的生成,表面积扩大,从而增大与土壤的接触面;同时配方中添加的自氧化剂与土壤的金属盐反应生成过氧化物,这些过氧化物导致聚乙烯的链断裂而降解成为易被微生物吞噬的低分子化合物,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回到生物圈进入自然循环。

3.最近以大武义人研究员为中心的研究小组首次发现能分解塑料的细菌—土壤菌,其分泌的酶含有铜离子,这金属离子成为自由基,可促进聚乙烯氧化降解成为低分子,并进一步降解成CO<sub>2</sub>和H<sub>2</sub>O。这种能降解塑料的土壤菌的发现,为垃圾处理和廉价开发生物降解塑料带来了新的希望。(赵仁泉)(上海市环保局)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